终于还是咕咕出来了?

所以这笔谈是个啥东西?

笔谈,是指人们在面对面的情况下不使用口头语言而是通过互相书面书写或键盘输入文字的方式,来传达彼此意思的沟通行为。 是汉字文化圈地域内不同母语的文人相互交流的方法之一。主要使用汉字以及文言文(汉文)的交流方式。

看这家伙已经懒到直接抄维基百科了……

🐁🐁🐁🐁🐁 的问题和咱的回答~

  • 看到萌狼有经常尝试非常正统的 GNU 操作系统,一点点不清真的东西也容不下的那种, 然后因为来自硬件和软件的支持都很少,用起来就很辛苦。虽然黄鼠也同样幻想着 GNU 能够成为被主流支持的东西,但是如果现实地讲,萌狼觉得纯正的 GNU 有怎样的意义呢? 比起其它的相对来说更接受非自由软件的存在的理念而言。

    如果 🐀 去翻翻以前的史话什么的,大概就会发现软件本来都是自由的啦。 RMS 也许只是在回归本源而已(笑)。以及现在计算机科学越来越发达了, 汝真的放心让那些私有的黑盒子走(kong)进(zhi)汝的生活嘛(😂)。

    // 关于自由软件的必要性和思想什么的, RMS 编辑的 Free Software, Free Society ( BLUG 哪边有中文翻译 https://beijinglug.club/fsfs-zh/ )整理了一些文章, 🐀 可以去看一看咯~

    // 至于完全自由的生活会不会比较难过(虽然咱其实还没达到), 咱现在觉得除了游戏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问题啦。不少领域里自由软件都已经达 到了可用甚至优秀的水平,也有不少可以自由驱动的硬件了(虽然都有点旧但是还能用)。 总之还是充满希望的啦~

  • 街机音游看起来很有趣呢。但比起在自己的设备上玩的游戏, 除了要碰运气才能够在自己生活的地方附近找到想玩的游戏以外,每次玩还都要付钱, 玩不了几次就会比买一份普通的 PC 或者主机游戏花得钱多了。 对这样按照回合收费的商业模式,萌狼有着怎样的看法呢?

    如果家里有矿的话可以自己买一台街机回家啊(大雾)

    怎么说呢,如果汝真的喜欢上了什么的话,那么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的消费大概就会逐渐被 自己忽略了吧……还有啊,几乎大多数游戏类型里,想要提升自己的水平的话只 有靠长时间的练习对不对(当然有些时候也需要玩家间的交流和相互支持),当汝 看到自己从一开始手忙脚乱到后来能行云流水的游玩自己擅长的谱面的时候, 那股欣慰和成就感应该也能冲刷掉一点氪金的伤感(?)

    总之不管付费方式怎么样,遇到合适自己的游戏,玩家还是会心甘情愿的买单的不是?

  • 萌狼觉得自己在最近的几年,有着怎样的改变呐?

    觉得自己快成和以前不同的另一个(zhi)人(lang)了 😂

    可能就是从各种各样的第一次开始吧,开始思考一些以前觉得稀松平常的问题了 (例如隐私和安全什么的)。最直接的结果就是出门带上的东西成倍增加 😂

  • 萌狼是怎样知道「何でも言うことを聞いてくれる」的梗,又是为什么会喜欢上的呐?

    和朋友一起打 maimai 时听来的,然后就去搜索了下那首歌的 BGA , 莫名还挺好(mo)看(xing)的 ?以及茜酱超会听(fu)话(yan)的对不对~

  • 除了狼以外,觉得毛茸茸的四脚哺乳动物中,哪种最喜欢呢?

    🐱,因为自己只亲手摸过猫的样子? 😂

  • 觉得自己总体来说,是外向还是内向的人呢?在哪些地方是外向的,哪些地方是内向的?

    总体应该算是内向的吧(只是看起来而已,和咱一起久了的家伙都觉得咱挺活 (gao)泼(shi)的。要是问方面的话咱自己也不太能搞清楚的样子…… 😞

  • 做出和各种人交换笔谈的决定,黄鼠觉得会很辛苦呢。尤其是越到后面, 别人想问萌狼的问题也许很多都被问掉了,萌狼想问别人的问题也会很容易变得重复和单调。 这样的困难,萌狼准备怎样应对呐?

    其实咱一开始根本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大概就是突然有了这么做的想法就 付诸实施的样子。不过咱大概能做到打出的问题不至于太重复吧, 至于收到的问题是什么样的就 emmm (不过在这之前是不是该先考虑能找到几个愿意和咱 这样笔谈的笔友(?)的问题) 😮

  • 😋 ?

    😋!

那么下一个是?

其实还没想好 😂,如果咱友链里剩下的谁愿意自告奋勇也热烈欢迎啦 ……


keyboard_arrow_left 上一篇文章: 舞律炫步体(tu)验(cao)

然而评论的数量还没有评论框多😂

需要连接到国际互联网以使用 Disqus 评论哦~ 😂

v2mm 评论框由 https://v2mm.tech 提供 😂

ISSO 评论实验中,估计唯一的优点是可以匿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