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SCC 2019 游记

date_range 2019年07月15日 (Mon) account_box ホロ   dashboard AOSC  
社区
Trip

“安徽合肥,安徽合肥,AOSCC 又倒闭了……”

“安徽同志们终于来到了安徽(x)”

……

Day -2 - 为啥咱没写 2017 ?

因为咱没去鸭(x),可以去它们的网站上阅读总结: https://aosc.io/news/5959-aoscc-2017-re-cap

Day -1 - 为啥咱没写 2018 ?

还是因为咱没去呀(xx),而且那年因为某些不可抗力原因没有开成线下活动。 还是可以去它们的网站上阅读检讨: https://aosc.io/news/4606-aoscc-2018

Day 1 - Zzzz......

(因为刚坐了一夜的火车就直奔会场了, 所以没提到的部分……

  • 要么是睡过去了,
  • 要么是没听懂去闲逛了没留下照片
  • 要么是当事人不愿意露脸(?)
  • 要么是听得投入没拍照……

😂)

以及所有演讲的 Slide 可以在 AOSC OS 的仓库服务器 上找到。

Lecture 催眠力 +100 …


各自开始的新生活

date_range 2019年05月27日 (Mon) account_box ホロ   dashboard Life  

总有一些开始和结束值得留念。

结束了。

布偶君 <shadowrz@disroot.org>
离别告知,能扩散多远就扩散多远
如果你们能看到这句话的话,
我告诉你们点东西。

以前的我,各种意义上都很正常。嗯,这很好。
也许是直到和你们接触开始,
家长发现我自己总是和别人有不一样的想法和性格。

然后,各种各样的矛盾接踵而至……
……我的性格影响了好多人——它变坏了。
……争执,吵闹,宛如发疯……

昨天我和父母吵了起来,他们一定要看我在用电话做什么。我要是不让他们看,就会觉得是电话害了我(我现在才发现)
然后我只有妥协的命(不然他们不会让我玩的,这样的话也会是离别)。
于是他们(只)看到了 #archlinux-cn-offtopic 的聊天记录,
然后……他们……
……觉得你们都是一群疯子……
希望我永远不要记起你们……
还说做不到就要不停吃药,死也可以……
还要彻底删掉你们,让你们碰不到我……

…………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我和你们这些年……为什么让我变成了一个不能在世界存活(没人接受我的性格)的状态啊 …

好聚好散?

要说现在流行的移动设备操作系统的话肯定有 Android 的一席之地,Google 在 AOSP 下 开放了 Android 的大部分源代码,吸引了众多硬件生产商和开发者。

如果汝是 Android 用户的话,有没有做过这些事情了呢?

  • 获得手机的 Root 权限(从 Zergrush 到 SuperSU 再到 Magisk?)
  • 安装第三方 Recovery 和 ROM(甚至自己移植流行的 ROM 到自己的手机上,从此 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 各种方式修改系统(修改系统分区, Xposed 和 Magisk 等等)
  • 刷写或自制定制内核。
  • ……

然而时过境迁, Google 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不做恶的 Google 了, Stallman 也撰文声讨过: https://stallman …


如果汝是 GNU/Linux 爱好者的话,一定有自己喜欢的 GNU/Linux 发行版了吧。 对那个发行版使用的软件包管理器的操作大概也已经谙熟于心了呗~

直到汝有时需要摆弄别的发行版的时候:

horo@debian:~ $ sudo pacman -Syu
sudo: pacman: command not found

emmm......

虽然 pacman 的话,有 pacapt 这样的工具来包装其它 软件包管理器的操作。但如果汝不适合这种状况呢(例如常用 Ubuntu ?(打死……) )?

PackageKit 出手相助~ 等等那是?

PackageKit is a system designed to make installing and updating software on your computer easier …


终于还是咕咕出来了?

所以这笔谈是个啥东西?

笔谈,是指人们在面对面的情况下不使用口头语言而是通过互相书面书写或键盘输入文字的方式,来传达彼此意思的沟通行为。 是汉字文化圈地域内不同母语的文人相互交流的方法之一。主要使用汉字以及文言文(汉文)的交流方式。

看这家伙已经懒到直接抄维基百科了……

🐁🐁🐁🐁🐁 的问题和咱的回答~

  • 看到萌狼有经常尝试非常正统的 GNU 操作系统,一点点不清真的东西也容不下的那种, 然后因为来自硬件和软件的支持都很少,用起来就很辛苦。虽然黄鼠也同样幻想着 GNU 能够成为被主流支持的东西,但是如果现实地讲,萌狼觉得纯正的 GNU 有怎样的意义呢? 比起其它的相对来说更接受非自由软件的存在的理念而言。

    如果 🐀 去翻翻以前的史话什么的,大概就会发现软件本来都是自由的啦。 RMS 也许只是在回归本源而已(笑)。以及现在计算机科学越来越发达了, 汝真的放心让那些私有的黑盒子走(kong)进(zhi)汝的生活嘛(😂)。

    // 关于自由软件的必要性和思想什么的, RMS 编辑的 Free Software, Free Society …


嗯…… 大概就是标题那样,在咕咕咕和没零件交错后咱玩到了 国行版的 DANCERUSH STARDOM ,中文名叫舞律炫步 😂

等等 DANCERUSH STARDOM 是什么东西?

DANCERUSH STARDOM 是KONAMI目前(2019年1月)最新的 BEMANI 系列游戏。 事先以 STEPSTAR, ShuffleDancerz, DANCE GENERATIONS, 和 DANCE RUSH 的名义进行了场测, 直到 JAEPO 2018 展会才以 DANCERUSH STARDOM 作为正式名义推出。

DANCERUSH STARDOM 是一款和舞蹈进化非常相似的跳舞机. 但并没有使用之前舞蹈进化使用的微软Kinect for Windows来捕捉玩家的动作, 而是采用了英特尔 RealSense 410 (RS410)作为新的动作感应器, DANCERUSH 还有一个非常大 的感应地板, 作为主游玩感应设备。

可以去它们的官方网站看到具体是啥样子 …


/me 自从用了 Arch Linux 以后,就有了那种想要做些什么的感觉了呢(大雾)

Arch Linux 中文社区仓库是啥,我该怎么用?

Arch Linux 中文社区仓库 是由 Arch Linux 中文社区驱动的非官方用户仓库,包含一些额外的软件包以及已有软件的 git 版本等变种。部分软件包的打包脚本来源于 AUR。

Emmmm 这个介绍应该够看了吧……

要使用的话,编辑 /etc/pacman.conf ,加入中文社区的仓库地址:

[archlinuxcn]
Server = https://cdn.repo.archlinuxcn.org/$arch

这个 Server 的 CDN 除了国内几乎都能用,国内的话可以去 https://github.com/archlinuxcn/mirrorlist-repo …


如果 Target 更新了该怎么办? _(:з」∠)_

更新 Target SDK

在 Platform SDK Shell 里运行:

# sdk-assistant 方式
$ sdk-assistant update <target-name>
# sdk-manage 方式
$ sdk-manage tooling update <name>
$ sdk-manage target update <name>

当然要是布星的话把 /srv/mer 删了重新来一遍也行啊 ……

更新源代码和 submodules

切换到 libybris 的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