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汝看咱什么都不知情,一副无忧无虑、乐呵呵的模样,一定看得很开心呗?」

「咱、咱冷静极了。咱的脑筋不是转得这么快吗?汝早就知道约伊兹的传说了,对呗?」

「也是,说的也是呗。汝遇到咱的时候,就已经知道真相了呗。如果是这样,就能够解释很多事情了。」

「呵呵,毕竟,汝……汝喜欢可怜柔弱的小羊呐。汝看咱什么都不知情, 还说着想回到早已灭亡的故乡是什么感觉啊?一定觉得咱愚蠢得可爱呗?可怜得让汝觉得心疼,是呗? 即使见到咱任性,也想要原谅咱,然后温柔对待咱,是呗?」

「汝会说出要咱自己从纽希拉回去的话,也是因为对咱感到厌烦了呗?」

「咱就是这么想!汝是人类!人类是唯一会饲养动物的存在!所以,汝就拿约伊兹当诱饵看咱怎么反应,想必汝看得很开心——」

「咱、咱变成孤单一人了。怎么……怎……么办才好?已经没有人在等着咱回去了,哪儿都没有……咱……变成孤单一人了……」

「汝是咱的什么人啊……不对,咱是汝的什么人啊?」

「咱不要!咱不要再孤单一人了!」

「咱说汝啊,抱抱咱好吗?」

「咱已经是孤单一人了。可是,如果有了孩子,就会是两个人。汝瞧, 咱现在是人类模样,所以也不是不能与身为人类的汝在一起,是呗?汝啊……」

「呵呵,啊哈,呵呵哈哈哈,说的也是呐。毕竟汝是个烂好人呐。咱不会对汝有期待, 可是无所谓,咱想起来了。有人……没错,有人爱着咱呐。」

「那件事之所以不让汝觉得紧张,也是这样的原因呗?汝一定在想如果能够拿到一千枚银币, 也没什么好舍不得的,是呗?」

「抱歉。」